书家文学 > 被揍就能变强 > 第135章 这壮的跟肌肉精似的
    夜晚。

    明亮的月色总是让夜晚充斥着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。

    仿佛到处都是危险。

    黑暗中,月光笼罩下,一道身影格外的显眼。

    光头,一根毛发没有,月光照射下,闪闪发光,体型壮硕,浑身都是肌肉,脖子都被肌肉覆盖着,四肢很粗,至少比正常人粗壮数倍,就像是一头肌肉精怪。

    整体宛如一座小山,散发着沉闷的气势,给人极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而来,落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找到了没有。”壮汉手里拎着血淋淋的狼腿,狼吞虎咽的吃着,就连狼毛都没有放过,看的周围这些随从胆颤心惊,心生恐惧。

    追赶的途中,遭遇一头野狼,徒手撕裂,饮其血,吃其肉,场面恐怖,寻常人看到都会泛呕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根据他们的行踪,可能躲藏在前方的破庙中。”

    随从汇报着。

    “哼,这两个小家伙真是能躲,等老子找到他们,就将他们给生吃了。”

    壮汉残忍的笑着,身躯壮实的他,往往都是以血肉填补所需要的能量,尤其是生肉,是他的最爱,那味道美味极致。

    横练武道的极致,哪怕此人没有达到极致,但这一身的肌肉,足够吓唬人的,谁看到都得害怕。

    想到天亟手顾风堂,便是嗤之以鼻,什么玩意,十招内抓住他的双腿,稍微用力,便将他撕成两瓣。

    他对所谓的能够引雷入体的天亟手,嗤之以鼻,不屑一顾,跟顾风堂交手的时候,也没看到什么雷霆。

    只是没办法,组织需要,下达的死命令,必须将天亟手秘籍带回来。

    他翻遍书房,只找到旧版天亟手。

    能够引雷入体的天亟手,绝对在那两个小家伙身上。

    他昂着脑袋,张开嘴,露出散发寒光的锋利牙齿,将整条狼腿塞进嘴里,脖子被撑的巨大,喉咙挪动着,就跟蛇类进食似的。

    看的周围随从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直呼恐怖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破庙中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改良的天亟手?”

    林凡翻阅着手里的秘籍,看的懂,就是不能修炼,神兵嫌弃这些玩意,带电的绝学,他徒手就能发电,就问你怕不怕。

    “干啥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,就是看看。”天地双仙笑着,凑着脑袋,就是想看看这秘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他们对这种能够引雷入体的绝学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很想知道,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,这是人家孩子的家传绝学,哪是想看就能看的。”

    林凡一眼就将他们看穿,这种能够掌控自然之力的绝学,没有那般的简单。

    顾云间被雷劈中,突然间,有了控电的能力,可以说是突然间就开窍,将绝学改良,只是可惜,已经修炼了不是改良的天亟手,最终想要突破到大宗师,却遭遇不测,真的是可悲啊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就在此时,破庙大门被人暴力踹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老子看你们往哪里跑。”

    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一尊宛如小山似的身躯挡在破庙门口。

    林凡疑惑的看着,谁这么有种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皱眉,对于这种没有礼貌的行为,颇为不悦,闯荡江湖这么久,没有居住过破庙的人,不配称为江湖中人。

    但从来都没遇到,夜晚休息,竟然有人一脚将破庙大门给踹开。

    这是住宿呢,还是来闹事的。

    “是他,是他,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两位孩童抱在一起,瑟瑟发抖,永远难以忘记当时的一幕幕,对他们幼小的心灵来说,真的好恐怖。

    林凡看着壮汉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肌肉长得简直吓人。

    两个孩童如此畏惧对方,看来就是他将顾家灭掉的,看看他身后跟随的人,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“嗯?竟然还有人,看来你们这几个家伙是跟他们一伙的,既然在了,那就别想着离开了,老子屠狂也能杀些人,满足一下了。”屠狂狂妄大笑着,至今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很狂啊。”林凡说道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眯着眼,“年轻人,横练功夫修炼的不错,踏入宗师不久,应该固守本源,好好稳固来之不易的进步啊。”

    一眼就看穿对方的深浅。

    对天地双仙这种老牌宗师来说,刚入宗师跟老牌宗师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老牌宗师气息内敛,除了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外,很难看出别的。

    但刚入宗师的不同,他们毫不掩饰自身的气势,仿佛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实力似的。

    臭显摆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两个老家伙有点意思,胆敢跟老子说教。”

    屠狂怒瞪着眼睛,眼珠子滚圆,浑身散发着嗜血的气息,如同凶猛的野兽,狰狞,恐怖,在气势这方面的确很强,寻常高手遇到对方,在这种气势的碾压下,未必能保持着镇定。

    林凡安抚着两个小家伙,让他们不要害怕,随着他的安抚,两个小家伙的确安心很多,也许是看到对方做的某些可怕事情,在他们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。

    一时间很难走出来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不懂礼貌。

    一口一口老家伙叫着。

    “两位,这种情况你们能容忍,是你们动手,还是我动手?”林凡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叹息道:“哎,现在的年轻小辈啊,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意有所指。

    好像不仅是在说对方,可能是在指桑骂槐,说他林凡不懂礼貌。

    屠狂暴躁如雷,眼见这三个家伙对他好像有些漠视,直接挥手,“给我杀了这三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他身后的这群随从持刀袭来,瞬间涌入到不大的破庙中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甩动衣袖,浑厚的真气蜂拥而出,随从们面色惊变,受到极强的冲击,胸膛受到重创,一个个朝着外面飞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屠狂抬手,便将朝着他砸来的随从一拳打爆,手段极其的残忍,完全没有想过对方是自己人,“你们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就算屠狂自大妄为,此时,也发现动手的两个家伙有点不简单,随手挥动衣袍,就产生如此惊人的真气,绝非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现在的你倒是有点脑子了,老夫兄弟二人江湖人称天地双仙,你一口一口老家伙,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啊。”天地双仙说道。

    屠狂听闻,脸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?

    的确是听说过,能达到宗师境的,在江湖中早就不是无名之辈,而且天地双仙更为出色,两位都是宗师中的老前辈,哪怕是他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只是他很疑惑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怎么可能跟顾家有牵连,还是说这其中有什么误会?

    “原来是天地双仙两位老宗师前辈,在下屠狂,天庭中人,奉命前来带走这两个小家伙,希望两位老宗师前辈,不要阻拦。”屠狂看似客气,实则也是自傲的很,他的自傲不是因为自身的实力,而是背景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天庭?

    对寻常人来说,的确不知道这样的组织,但是对他们来说,却是如雷贯耳,江湖中最为神秘的组织,也是高手辈出的存在。

    其势力恐怖,高手之多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曾经,一群同阶宗师都有讨论过,天庭到底是谁创立的,背后的那人神出鬼没,从没有人见过。

    如今对方自曝是天庭门人。

    的确是让天地双仙有了忌惮。

    林凡颇为诧异,他自然是从那些书籍中,见过有关天庭的介绍,存在的年代久远,相关的内容也极其的稀少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天庭在哪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天庭背后的组织人是谁。

    很神秘。

    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遇到,跟天庭有关的人,而且的确是让人有些惊讶,出来执行任务的竟然是位宗师修为的高手。

    连宗师都以天庭为荣,哪怕遇到比他厉害的天地双仙,搬出天庭之后,也丝毫不惧,仿佛是知道,江湖中人,基本都很畏惧他们天庭的实力。

    林凡好奇的很,想看看天地双仙最终会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是感觉没有面子,悍然出手,直接将对方打的哭爹喊娘,还是就此罢手,卖一个面子给天庭呢?

    天地双仙兄弟两人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“弟,天庭咱们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哥,让,就没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,天庭势大,高手很多,如果阻拦他们的行动,怕是会被报复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眼神交流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缓缓道:“我们兄弟二人路过破庙,暂住一时而已,跟这两个小家伙,倒是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  屠狂笑着,“多谢两位老前辈,既然如此,那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确不是天地双仙的对手,但他可不相信天地双仙胆敢对他动手,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了,想要永无至今的被天庭追杀。

    林凡瞧着天地双仙。

    真是让人失望啊,本以为这两家伙会感觉很没有面子,直接愤然出手,将对方踩在脚下,告诉他……我们可是天地双仙啊,宗师高手啊,你竟然胆敢对我们出言不逊,活该跪下。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屠狂目光落在两个孩童身上,模样狰狞凶悍,仿佛是看着某种美味的美食似的。

    看的两个孩童瑟瑟发抖,只能朝着林凡露出求助的目光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们,就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,要是没人帮助他们,那他们的下场会很惨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乖乖的将天亟手交出来,老子让你们死的舒服点。”

    屠狂抬脚,步伐缓慢的朝着孩童走去。

    每一步看似轻缓,却给孩童们带来极大的心里压迫感,仿佛随着对方的前进,面前的空气变得稀薄,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。

    两位孩童往林凡身后躲着。

    林凡是他们唯一的希望,稍微年长的他,年纪轻轻也知道江湖险恶,对方会保护他们?

    虽然父亲跟他们说过,林巡国使是他最为相信的巡察使,可是想要抓他们的坏人真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不知所措的时候。

    林凡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改良后的天亟手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他明显的感受到两位小家伙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事情,充满正义感的他,怎么能不站出来,况且这大汉看起来畏畏缩缩的,表现的好像很狰狞,很恐怖,他就是讨厌这样的人,吓唬谁呢,不就壮硕点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屠狂颇为诧异的看着林凡,认出对方的服装。

    “巡察使?”

    他从未将巡察使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凡应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屠狂大笑着,“现在的巡察使都这般的狂妄嘛,单枪匹马就敢出现在江湖中,也不怕被人扒掉这身皮。

    “你想扒?”林凡问道。

    屠狂冷笑道:“好啊,老子等会将你全身骨头,一块块的取出来,当着你的面,一块块的捏碎,咯吱咯吱的声音,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。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认为对方并不明智,看到对方穿着巡察使的服装,就不将对方放在眼里,这是何等让人无奈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少问问对方是谁,别看对方年轻就不将人家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这位可是巡国使林凡。

    修为比你都要厉害。

    哎,略显遗憾,现在的年轻人看到老家伙的确是有警惕心,为何看到年轻人就粗心大意,不将人家放在眼里呢,这可是何等的悲催。

    但他们没说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想说,而是……为何要说。

    “骨头碎裂的声音的确没有听过。”

    林凡瞧着对方,宗师是宗师,但不怎么样,太外露,也就是常言道的,霸气泄漏,哪里有天地双仙这两个老家伙般的低调。

    看看人家气息内敛,很难看出人家是老宗师,除了外在的造型表现的花里胡哨,一黑一白的胡须,显得有种仙气飘飘,就跟平常人一样。

    屠狂鼻腔中喷出一道道热腾腾的热气。

    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老子现在就让你仔细的听一听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屠狂抬手,一巴掌朝着林凡扇来,这巴掌威势极猛,手掌所过,刮起猛烈掌风,呼啸而来,威猛霸道,哪怕是先天高手,硬抗这一巴掌都能被扇的骨头碎裂。

    林凡没有退让,迎面硬接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林凡抓住屠狂的手掌,凶猛到极致的掌劲竟然这般被轻易而举的抵挡,这让他很是诧异,但很快,一股剧烈的疼痛袭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屠狂扭动着身躯,浑身肌肉都在颤栗着,猛地缩回手,却发现手掌血肉模糊,肉眼能够看到断裂的骨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将肉身修炼到极强地步的他,早就无视刀剑。

    就连真气罡气都没抵挡得住。

    “你这巴掌好像有点弱啊。”林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滴答!

    滴答!

    血液滴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屠狂颤抖着手臂,眼神逐渐变得凶悍起来,口腔喷出炙热得热气,“混账东西,你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肌肉逐膨胀起来,筋脉宛如树根,盘旋在身躯,给人一种震撼十足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疑惑万分。

    刚刚一幕看的清清楚楚,林凡抓住对方的手掌,然后屠狂的手掌就血肉模糊,像是被利器切割一般。

    厉害。

    这是破掉对方的肉身,还有护体罡气,哪怕是他们都不敢说,仅仅凭借短暂的接触,就能做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他们看向林凡的眼神,逐渐震惊。

    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一股强劲的波动,以屠狂为中心,朝着四周扩散着,这是将横练功夫修炼到极高境界的表现,对方的血气极其磅礴,体内沸腾的血液,已经快要撑爆身体,每一个毛孔溢出血气,在周身缠绕成血雾。

    “好浑厚的气血,以他刚入宗师的情况,怎么可能有这般的血气,莫非他的身体天赋异于常人吗?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兄弟二人交流着。

    的确超出他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对方溢出的血气竟然在身后凝成了一尊血色狰狞巨人。

    这种程度的血气真的是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已经彻底将我惹怒了,好好在老子的怒火中忏悔你所做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屠狂死死盯着林凡,那双通红的眼睛,宛如魔鬼的瞳孔似的,磅礴的血气铺面而来,碾压到林凡面前的时候,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凡抬手,朝着他勾了勾手指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。

    他要跟对方动手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就跟吃瓜群众似的,不断评价着屠狂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神秘组织天庭,没想到下面的人,所修炼的便是一门难以想象的绝学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对方浑身散发着一种原始的血腥,应该是他拥有如此浑厚血气的关键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横练武道,入门容易,越往后越难,但是威力极强,他修行的绝学好像有点问题,你看他那处穴位,竟然在短短时间里,频繁跳动,应该是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一种巨大的损耗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们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林凡不满道:“我说你们看就看,能不能别逼逼叨叨的,搞得好烦。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对视一眼,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这是什么世道啊。

    竟然说话都需要被人管。

    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屠狂挥拳袭来,拳头覆盖红光,一拳出,轰鸣声不断,拳威连空气都已经被打爆,威势比起刚刚还要猛烈数倍。

    林凡倒是没想要对方的性命,抬手抵挡,沉闷声传来,随后五指直接在对方身上留下五道划痕。

    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特性【出血】。

    慢慢尝试自身的特性,对方血气充足,就是一尊行动的肉坦,能扛能打,多多实验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伤口不大,却血流不止,宛如拧开的水龙头似的,不断流着鲜血。

    屠狂原先并未在意,不断朝着林凡轰出杀招,每一招的力道都很沉,破庙四周被他的拳风刮出一道道裂纹。

    特性【绿毒】。

    对方伤口处的血肉逐渐转变成绿色。

    【出血】加【绿毒】让屠狂越发的感觉,身体显得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屠狂注意到胸膛的情况,看到血流不止的伤口,神色惊变,有些不敢相信,他将肉身修炼到极强的地步,怎么可能会出现血流不止的情况。

    任何伤势在他运转真气的时候,都会瞬间结疤。

    而如今,伤口血肉从红色变成绿色,剧烈的痛楚让他的状态并不好。

    林凡分析着对方在中了【出血】跟【绿毒】情况的下的实力,力道比先前要弱了几分,这还是在最开始的情况下,如果任由两种特性慢慢琢磨着他,那么情况将会变的更为复杂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实力绝对会暴跌。

    不错,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得到这两种特性从未施展过。

    如今在对方身上施展一波,感觉很是不错,能够清晰的明白特性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哥,你看这是什么情况?”周地看到屠狂伤势处,变成绿色的血肉,脸色狂变,刚刚还是红色的,怎么眨眼间就变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周天沉默片刻,缓缓道:“他肯定修炼了某种毒功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否则不好解释。”

    他们看向林凡的眼神,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宛如见鬼似的,他们对林凡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剑道造诣极高,还有刀道造诣也绝非一般。

    可现在,竟然有出现毒功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屠狂怒吼着,气血翻滚,只是随着他的气血疯狂翻滚,伤口处的血液流淌的更快,直接跟对方的状态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林凡笑道:“试招。”

    屠狂勃然大怒,挥动拳头,真气运转,每一拳的威势都恐怖入渊,卷起的狂风让人难以靠近。

    林凡从容面对,一掌,一拳,抵挡对方招式,然后一掌拍向对方下颚,力道爆发,蹦碎对方牙齿,整的他一嘴的鲜血。

    催动特性【减速】。

    屠狂已经很努力的想要打爆林凡,可是他越发的感觉自身有些疲惫,这种感觉影响着他的发挥,挥拳的速度本来很是快速,已经拉出道道残影。

    但很快,情况突变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的速度变慢了。

    比先前要慢上很多,很多明明能够避开的招式,他都无法避开,只能硬扛,对自身造成了极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林凡对【减速】很是满意,屠狂的速度至少减慢了三成左右,这对高手过招来说,是件很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他们亲眼看到眼前的一幕,越发的感觉林凡不可思议,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厉害很多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屠狂怒吼着,浑身气势更加的狂暴,仿佛施展了某种绝学,强行提升自身的气血,身为试验品的他,想要打破如今的困境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知林凡到底对他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他施展的是毒?

    伤口无法愈合,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就连速度都缓慢了,真气有种难以运转顺畅的感觉。

    【出血】,【减速】,【绿毒】三种特性的组合的确很是霸道,很厉害,很强,直接削弱对方整体实力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让对方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存在。

    但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林凡一拳轰向屠狂胸膛。

    【暴击】触发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肉眼可见,屠狂胸膛血肉扭曲起来,随后一股加持的劲道贯穿他的胸膛,破开血淋淋的洞口,这是【暴击】带来的伤害,尝试之后,初步估算,双倍伤害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屠狂血流满身,彻彻底底变成一尊血人,看起来狰狞恐怖,又显得很是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屠狂惨叫着,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,中毒的伤口处越发的严重,他尝试点血止血,但是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毒,为何如此的凶猛。

    “给我死。”

    原本颓废的屠狂终于释放了杀招,挥来的拳头竟然覆盖了一层红色的铁质护甲,那是血气凝成的东西,具有极强的毁灭性。

    林凡双手缠绕住屠狂挥拳的手臂。

    【破甲】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红色铁质护臂瞬间蹦碎。

    他双手扭动,就见屠狂手臂筋脉崩裂,肌肉裂开,直接被他扭到断裂。

    “嗯,破甲也很强。”

    林凡很认同,对屠狂也很感激,能够遇到这样的肉坦给他实验特性,真的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。

    随着屠狂整条手臂的断裂,一道凄惨的叫声响彻整个破庙,这道惨叫声撕心裂肺,凄惨无比,都有些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屠狂怒吼着,眼睛留着血泪,光头脑袋狠狠的朝着林凡砸来,林凡单手挡住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【化功】

    又是一门霸道特性。

    随后,就见屠狂被一股力量覆盖,身躯悬浮起来,想要挣扎开,却无法挣扎,只能怒声吼叫着。

    “混账,你想对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壮硕如山的他,被林凡玩弄在鼓掌间,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林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屠狂就感觉体内的真气被一道外来的力量侵蚀着,不断的消散,不断的溃败,想要调动体内真气跟林凡抗衡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真气就好像已经不是他的一样。

    不断减少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武道根基都被摧毁了。

    他彻底慌了,惊慌失措,对方是要废掉他的武道修为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给我住手。”

    屠狂胆颤心惊的狂吼着。

    “我是天庭之人,你敢废掉我,便是跟天庭为敌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霸气侧漏,取而代之的则是无限恐慌。

    屠狂壮硕到极致的肌肉,在【化功】下逐渐萎缩,无数血气从他体内喷发出来,朝着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是在废掉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这不是普通的废掉对方,寻常废掉别人的武学,便是轰碎丹田玄气,可是他的不同,他这是在灭掉对方武道根基。”

    轰碎丹田玄气跟毁掉武道根基不同。

    前者如果有大宗师愿意出手,以自身真气为其修复,还是有可能恢复的。

    可是毁掉武道根基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是彻底的将对方废掉。

    一辈子都不可能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对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,毁掉武道根基的手段,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林凡松开手,枯萎的屠狂掉落在地,体型比原先缩小了数倍,失去浑厚气血加持的他,全身皮肤干裂,看起来极其的惨烈。

    “你对他施展的到底是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张着嘴,很想知道林凡到底是如何做到的。

    林凡笑着道:“留着就是祸害,毁掉他的武道根基,以后就不能作乱了,就这模样,我身后的两个小孩,都能将他踹倒在地。”

    屠狂气息萎靡,微微昂着头,怨恨的看着林凡,“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,天庭是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林凡笑着,并未将屠狂的话放在心里,“荒郊野外,你们就在这里,我不说,谁能知道是我干的,如果真的传出去,那肯定是这两位说了,但我相信他们是不会说的,对吧。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跟林凡对视着。

    最终缓缓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林凡笑道:“那当然,毕竟是我们三人联手嘛。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傻眼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直呼好家伙。

    “顾武,你家的仇人就在这里,你自己动刀杀了,还是我替你来?”林凡问道。

    顾武已经十岁,亲身经历了家中的遭遇,肯定是在他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,经过的人生路途,肯定不能跟普通人一样。

    早晚都要经历。

    由他自己动手,倒是能够破灭心中的魔障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弟弟,看起来瘦瘦弱弱,的确配的他名字,顾文。

    文文弱弱。

    顾风堂想的也是文物双全,一文一武吧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因为秘籍的事情,遭遇大变,如果顾云间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怕是早就将秘籍给毁掉,也不愿给后代带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顾武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刀,有点紧张,有点害怕,但是想到家仇不能不报,深吸一口气,低吼一声,双手持刀,刺穿了屠狂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夜宿在此,竟然跟天庭有了矛盾,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。”

    周天感叹着,想到天庭的可怕,就感觉头疼的很。

    林凡道: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岂能袖手旁观,如有一身实力不干点有意义的事情,倒不如回家种红薯去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就是红薯啊,吃的那种,农民伯伯最喜欢种植的食物,好种植,高产量,味道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问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说也是白说。

    跟他交流很难,总感觉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看着满地的尸体,林凡手掌升火,挥袖,火焰落到尸体上,滋滋一声,瞬间火势高涨,直接将破庙给燃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着火了,快走。”林凡拉着两个孩童从破庙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天地双仙无奈,好不容易有个落脚点休息,就这样被一把火给烧了,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更为好奇。

    竟然还修炼了火焰功法?

    这家伙到底修炼了多少门绝学。

    外面。

    破庙很快就被火焰覆盖,夜空都被燃烧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感觉他是绝对故意的,哪有烧尸体,直接将破庙给烧起来的。

    林凡看着燃烧的破庙,笑笑道:“走吧,连夜赶路,这两个小家伙留在外面,基本没命活,带着回去好好培养,以后巡察院也能有个新成员。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摇头,留着天庭要找的人,是一种天大的麻烦,他们没有说,也没有提醒,跟他们有何关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。

    数道身影出现,看着烧的仅剩骨架的破庙,随后在里面找到几具已经焦化的尸骨,知道这就是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“屠狂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沉默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天庭的人,也知道屠狂的实力如何,虽说刚入宗师,但他气血浑厚,如红日当照,横练功夫极为了得,就算不敌,想要逃跑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如今却惨死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干的。

    又有谁胆敢得罪他们天庭?

    但现在……已经发生。

    “查,给我翻天覆地的查,一定要查出是谁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神秘人应声,随后分散四方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天山之下,有一座集镇。

    客栈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段时日就待在这里,不要乱跑,等我回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林凡要去天山之上观看那一战,带着他们有点麻烦,万一跟别人动手,很难施展,处处受制可不是他的习惯。

    “我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顾武点头,他已经懂事,知道外面很危险,更不能让想要抓住他们的人发现。

    离开房间,早就跟店家小二说好,每日给他们送食。

    如今。

    这座小镇来了很多江湖人士,曾经停留此地的人不多,但因为笑霸天跟魔道圣教教主的一战,却是让这里火爆起来,可以说是人来人往,到处都是江湖人士,当地百姓们也是大丰收。

    “你这身穿着,在江湖中格外显眼,就没打算换一换?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想不通林凡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周围江湖人士看到他,都停下观望,议论纷纷,他穿着巡察院的服装,那是真的显眼,就好像是一群悍匪中,突然来了一位捕快。

    林凡道:“显眼不是很好嘛,处处受人重视,说明有身份,有地位,两位都是江湖老前辈,如果换上巡察使服装,怕是比我还要出风头啊。”

    天地双仙不想理睬林凡。

    说的事情都不靠谱。

    怎么说来着,就是有毛病。

    林凡发现来到这里的江湖高手的确众多,对于朝廷来说,这是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,如果被某位掌控,将江湖高手整合,真的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这种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大伙都是放荡不羁,拥有着少年心的人,哪能是你想整合就能整合的。

    天机阁人员出动。

    散发着传单。

    林凡到手一张传单,传单上的内容是规矩,强者交手,观看者有着范围,不是你想在哪看就能在哪看的。

    “要注意事项还真的够多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天机阁是怎么跟两位谈的,竟然同意围观。

    这类强者交手,引发的动静绝对很怕,雪崩那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他跟随着队伍朝着天山赶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高耸入云的雪山,常年被冰雪覆盖,温度极低,寻常人根本不可能在上面存活,就算有修为在身,如果内力或者真气难以支撑,都会冻死在上面。

    毕竟无时无刻,都在消耗着自身的体力。

    周围人交谈着,满脸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有生之年,竟然能够看到两位大宗师交手的场景,真的死而无憾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宗师,那可是陆地神仙,能够吃透他们一点点散发出来的意境,一辈子都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这笑霸天到底是何许人也?”

    “我特意的查过,笑霸天乃是三十年前的一位高手,你知道原先先天榜第一名的四奇公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年前笑霸天就是宗师高手,挑战天下宗师,最终败在四奇公子父亲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听着八卦的感觉很是不错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“听说现在先天榜第一名是巡察院的林巡国使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听说此人很是厉害,能够力战宗师,而且听闻颇为仗义,公道,深受百姓们的信任,我感觉此人颇有豪气。”

    “虽说他是朝廷的人,但我这人也是很佩服有情有义的人。”

    跟随的林凡,听到有人提到自己。

    多想拍拍他们的肩膀,你们佩服的人就是我,我就站在你们身边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。

    开始攀登天山,周围的温度陡然降低,冰冷的风呼啸而来,就连呼吸都变的寒冷刺骨,这跟刚刚的气候形成两种情况。

    脚下的积雪有点深。

    能够上山的都是高手,轻功了得,某些高手能够达到踏雪无痕,有的也仅仅是在雪上留下虚淡淡的脚印。

    内力,真气护体,始终保持着自身的体温。

    保证不在这种寒冷的气候下,失温。

    林凡对风雪的抗性,让他没有任何感觉,无需用真气护体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现场很多都是被天机阁邀请而来的,能够被邀请的都是高手,当然,也有一些听闻此事,想要一观此战的江湖人士,也匆匆而来,只是他们的修为有点弱,在这种冰寒刺骨的风雪中,体力渐渐有些不支。

    因此只能半路返回。

    无缘看到惊天动地的一战。